云南新境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云南新境普洱茶官方网店
分享到:

茶马古道上的铃声

发布日期:2013-10-29 14:36:18 浏览: 来源:新境茶艺培训
       历史上的云南被称为西南夷,是一个气候炎热、瘴气横行、交通极为不便的地方。由于山高坡陡、沟谷纵横,行车十分困难,故史载南诏“有舟无车”。货物运输除了肩挑背驮以外,运输的主力就是马帮了。其实云南的马帮并不是马,主要是骡子。因为云南马个头矮小,不堪重负,马驴交配的后代骡子就成了运输的主力。  
       骡马运输一开始为单个行动,后随着人们交往的扩大和商品交换的发展,逐渐搭帮结伙,形成“马帮”。最早的马帮分官帮和民帮两大类。官帮是由官府出织的,骡马有上百或数百匹,并伴有武装队伍押送,主要押运官商的重要物资。民帮是民间组织的马帮,又分为常年帮和逗凑帮两种。常年帮是一种较固定的组织,而逗凑帮往往是临时合在一起,作临时性或季节性的运输,民帮的规模一般
在10~ 20多匹骡马不等。
       马帮的最高首领是“马锅头”,全盘工作计划由马锅头布局指挥,下有“二锅头”、“三锅头”、“管事”。马帮每3~5匹驮马配有一个赶马人,装备有武装保卫人员,带有武器,用于防范野兽和匪盗。
    马帮行走由栗色的骡子或白马作为领头。头骡挂有大铃,二骡挂串铃,头、二骡的头部有花笼套口,披挂红色彩带,额上系红绣球。马帮行动时有人专敲锣,以锣声联络所有的马群。马帮行路,一般按驿站行程歇宿,多数住马店,不入旅馆。有时露宿,将三个驮子并在一起,上盖油布防雨,下垫毛毡作铺盖,人往驮孔中一钻,便是一宿,驮马拴于驮旁。
       普洱茶的兴起,马帮功不可没。特别是明、清时期,我国西北和内地各省,对普洱茶的需求越来越大。满清人关,掌握中央政权的满族人饮食习惯以肉食、乳酪为主,为了消食解腻,离不开酽茶香茗,普洱茶受到皇室恩宠,于是在文武百官中大行其道。马帮运输也更加繁忙起来。应该说,普洱茶的畅销给马帮的兴起及滇川藏茶路的繁荣也带来新的契机。因此,述说普洱茶文化,不得不首先讲一讲马帮的兴衰史。
 1.明末清初“走夷方”
     明末六大茶山因瘴气流行,茶山曾一度衰落。因此早期茶叶的贸易量很小,只是提供了小部分马帮的生计。因而只有滇南的很少部分马帮参与了茶叶运销。较早进入思普走夷方经营泰缅老贸易的马泽如在其《原信昌号经营泰国、缅甸、老挝边境贸易始末》一文中回忆说:“迆南一带的马帮不少,但只有河西、玉溪、峨山一带小部分回族人的马帮敢走普洱、思茅、佛海并进入泰缅老挝……”
  随着茶业的兴盛,普洱茶年产量高达千余吨,原有的马帮已运销不了这么多的茶叶,新的马匹不断补充进来,这种“走夷方”的马帮队伍不断的补充进来,并随即扩散都全省各地。到清末民初,每年到此地运输茶叶及其它商品的马匹可达上万匹。其中维西、中甸来的藏族马帮每年达4000多匹。由玉溪一地到思普的马匹每年也可以达千余匹。来自祥云弥渡景东等地的马帮年约有3000匹。还有来自通海、蒙自、建水、石屏、元江、红河等地和省内外其它各地的马帮。思普路上,马帮成群,络绎不绝。
    当时云南大的马帮有迤西帮、鹤庆帮、腾越帮、喜州帮、昭通帮、曲靖帮、临安帮、蒙自帮、开化帮、通海帮、新平帮、思茅帮、迤南帮等,其中许多马帮都在茶叶贸易中得到了发展,有的马帮是在茶叶运销贸易中发展成为大马帮的。
2.“马锅头”当起茶行老板    
     最初进入滇南的小马帮,在茶叶及其商品的贸易中积累了原始资本,逐渐发展成为具有影响力的马帮商号。如通海县河西的马同宽其父辈就是在思普沿边的迆南大道上赶马经商的。到民国年间,发展成为在缅甸、泰国、老挝、越南等国家和昆明、成都、广州、香港等地设有分号,从事大规模土特产进出口贸易的大商号。
  著名“原信昌”商号的主人也是通海“走夷方”并经营缅、老、泰贸易发展起来的。其主要出口商品是茶叶和三纺缎等。对外贸易资金最多时达黄金二万两。
  玉溪马启祥的“兴顺和”商号也经营有茶叶业务。最初是“走夷方”的小马帮,后来不断发展,先后在昆明、墨江、元江、思茅、下关、保山、蒙自和汉口、上海、长沙、天津、沈阳、北京、广州、香港各地设立了分号。
  滇南商人马桢祥在江城开设“敬昌茶号”,从事茶叶加工和运销贸易,其商号生产的茶叶最初行销省内、国内,后来行销到香港、越南,有一部分甚至从香港远销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地。
  在滇川藏茶叶运销贸易中,马铸材的“铸记商号”是众多马帮中较大的一支。马铸材,云南中旬人,15岁到康定当学徒,并无家产。师满后赶马经商,往返于中甸、丽江、下关、西藏间。八年之后,1920年终于用积累的资本在西藏和印度噶伦堡开设了铸记商号,经营茶叶、羊毛、中药材、宝石、棉纱等商品。其中又以茶叶为大宗。滇缅印藏新茶路开辟后,马铸材铸记商号经营的茶叶由每年几百包增加到二三干包。铸记商号资金积累达百万大洋。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近代马帮这一行业在云南的大量兴起,普洱茶贸易的兴盛是重要原因之一。
3.“马背经济”促进边疆的繁荣
  普洱茶贸易的繁荣,推动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听以思茅、普洱、车里(景洪)、佛海(勐海)等地也就成为滇南商品经济的商贸重镇。许多交通沿线的地方由最初的马帮落脚点发展成为村庄、小镇。如普洱,唐时为步日部。《元史·地理志>日:“步日部,立本部之西,
蒙氏立此甸,徙白蛮镇之,名步日睑。”明时称普耳,只是一个小山村。清雍正七年(1729年)设普洱府后,随着茶叶贸易的兴盛,成为滇南商贸重镇,其茶因之命名为普洱茶。思茅,元时称为思私、思麻,是少数民族的称呼。清初还叫思茅村,清雍正七上设思茅同知,后设思茅厅,普洱因瘴气流行衰落以后,思茅接替普洱成为以茶叶贸易为主的商品贸易集散地,1901年,清朝和法国在此设思茅关,成为云南对外贸易的“三关”之一。思普茶业及其它商品贸易的兴盛,滇南边地得到了很大的开发,政府出资修起官道。随着交通的改善,茶叶贸易直接深入到了产茶区,车里、佛海也随之发展起来,成为滇南新兴的商业重镇。
  茶叶贸易的繁荣,直接改善了当地各民族的生活。茶叶成为当地居民特别是山区少数民族重要的生活来源。道光《普洱府志》载:当地居民“衣食所给,皆仰茶山”。当时,西双版纳坝区居住的多半是傣族,主要种植水稻,因土地沃饶广大,粮食多有节余,有的甚至用来当饲料和燃料。而山区主要居住的是基诺族、佤族、彝族、布朗族、哈尼族等少数民族,虽出茶但却不产米,缺衣少食。每年都要向坝区购买粮食。茶叶贸易的兴盛,使山区茶农可以用卖茶的钱购买粮食或直接用茶叶向坝区傣族交换粮食。这样既解决了山区居民的口粮问题,又解决了坝区傣族的余粮浪费问题。茶叶促进这一地区的各民族商品流通,从而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4.普洱茶和马帮是边疆文明助推器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流动人口的增多,各方先进的思想文化广泛传播进来。滇南地区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清末,仅普洱一地就有西秦会馆、两湖会馆、四川会馆、江西会馆、两广会馆等各种客籍组织多起。外来客商和外省移民有力推动边疆文化教育事业的繁荣。
  总之,马帮是云南近代普洱茶贸易中最为活跃的因素,正因为有一支强有力的马帮队伍不畏艰辛,克服困难进入思普边区,普洱茶才得已源源不断地运销各地,其大规模生产才有了可能。反之,在普洱茶的运销贸易中,马帮自身也得到了很大发展。马帮的发展又促进了普洱茶经济的进一步繁荣,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的体系。目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近代云南马帮是搞活边疆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马帮经营的茶叶贸易的带动下,思普边区的经济日益发展,南来北往的商人在经销普洱茶的同时,不仅特来生产、生活用品,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更为重要的是带来了内地先进的生产技术、文化及思想观念。被人们视为畏途的思普边区得到了很大开发,面貌发生了深
刻的变化。所以,普洱茶和马帮成为滇南边区社会经济发展不可缺少的两支助推器。而马帮的衰落是在公路交通发达起来以后。

相关热词搜索:茶马古道

上一篇:普洱茶史志资料录

下一篇:阿萨姆树种问题